【船政史話】六:首任總理船政大臣沈葆楨(下)
發布來源:宣傳辦公室 發布時間:2021-03-04

    1867年7月17日,沈葆楨丁憂期滿,如約于第二天正式出山,當天從福州乘船趕往馬尾的船政建造工地,舉行了設香案、望闋叩拜以及開用關防等一連串的儀式活動,正式就任總理船政大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任難題


對于自己出任總理船政大臣之前的種種顧慮,沈葆楨在上書朝廷的《恭謝天恩,馳報任事日期兼瀝下忱折》中進行了詳細列舉:

洋人之性善疑,非其素所信服之人,動生猜忌。

注:負責船政的外國人均是左宗棠選中,擔心自己不能與其配合默契。


輪船經費與別項軍需不同,稍不應手便礙大局。

注:擔心設廠造船經費的保障不能得力。


文肅系在籍丁憂紳士,無官可守,言責無尺寸憑籍,一有設施,動輒受制于同城之督撫。

注:擔心總理船政大臣一職并非是有國家正式編制的實職,只不過是以在籍紳士的身份出任的臨時性職務,在處理與地方官紳的關系時會處于不利地位。


臣自束發受書及宦成歸里,頗不見惡語于鄉黨。乃奉命之日薦書盈篋,戶為之穿,舌蔽唇焦,立成怨府。

注:擔心自己籍屬福州,出任船政大臣后各種親戚故舊會蜂擁來央求差事。


一處脂膏,便思自潤,先飽私囊,貽笑遠人。非以法痛繩之,即轉相效仿。

注:擔心船政經手經費數額巨大,從事之人難免不會有中飽私囊的現象。


不患洋人教導不力,而患內地工匠向學之不殷。

注:擔心工匠意存懈怠,不能用心學習。




同時,他還特別寫到:賴之盛舉必不為浮說所搖。但愿共事者體朝廷之心以為心,勿以事屬創行而生畏難之見,勿以議非己出而存隔膜之思,則大功拭目可待矣。

浮說,意思是指虛浮不實的言談。這也正代表了沈葆楨擔心船政事業因保守派、嫉妒錢款者和官僚們的浮說而受阻的心理,此事還一語成讖,后來的吳棠和宋晉阻礙船政發展的風波證實了沈葆楨所料不錯,而且這兩人掀起的風波也不能只單純歸于頑固派抵制新興造船,這與清末官場的政治生態和規則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,這些我們以后再講。


執政團隊


    船政大臣,既船政主管官員,擁有獨立行政管理權、軍事指揮權、司法權等,可專折向皇帝直奏。首任船政大臣便為沈葆楨,船政的首批執政管理人員除沈葆楨外,還有左宗棠在離閩時專門物色、布置的一只中方職員隊伍。

    其中第一位便是時任福建布政使的周開錫,湖南益陽人,是左宗棠的得意門生,他在溫州知府任上時曾經辦理過雇傭外國輪船剿滅海匪的事務,是當時左宗棠手下為數不多接觸過輪船事務的人才。在沈葆楨無法馬上就任船政大臣時,周開錫便以護理福建巡撫、船政提調的身份代為管理船政事務。

    另一人是胡光墉,字雪巖,安徽績溪人,近代著名紅頂商人,在太平軍攻杭州時,胡雪巖從上海運軍火、糧米接濟清軍而為左宗棠賞識,后來左宗棠專門奏請清廷,將胡光墉由正三品按察使升為從二品布政使,頂戴由藍變紅,得了個“紅頂商人”的稱號。


“紅頂商人”胡光墉


身為左宗棠重要幕僚的他,早與日意格等人多有往來,也對船政一干事務大致情況非常熟悉,左宗棠便令其協助沈葆楨辦理船政事務,在奏折中專門寫到:“一切工料及延洋匠、雇華工、開藝局,責成胡光墉一手經理。緣胡光墉才長心細,熟諳洋務,為船局斷不可少之人,且為洋人所素信也?!?/span>

在舉薦了周、胡二人后,左宗棠還舉薦了葉文瀾、黃維煊、貝錦泉、徐文淵、吳大廷等人。

這些人專長各不相同,都擅長與船政事務相關的技能,如葉文瀾早年赴美國舊金山做工,后攜資回閩經商,精通南洋各地外語,是廈門著名殷商;貝錦泉早年在西方人船上做水手,后來在寧波船商集資購置的武裝輪船“寶順”號上擔任管帶(船長),是當時中國屈指可數擁有蒸汽軍艦艦長資歷的人。

就這樣,船政最早的中方管理人員骨干班底規模形成,并在其后規模日益擴大,使船政的創設快速進入正軌。


電話:0591-83682458
紀檢:0591-87306515

電話

地址

Copyright 福建省馬尾造船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07058465號
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_额去橹_...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_国产口爆吞精在线视频2020版